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132yy.com-婧倩馆-7rmy.com,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「嗡嗡嗡......」老式空调机吃力的工作,振动窗户,让人闹心。 送出的凉风虽然有些弱,但却是夏日难得的享受! 在这闷热的夏天,在这人口驳杂,房屋破旧不堪的贫民窟里,有这样「奢华」家电的人家,还真不多! 这不是电影里的国外贫民窟,这是人民幸福指数最高国家,号称天国的,帝都的一个偏远角落! 出门就能看见远处高高的霓虹灯,还有那彻夜不停的汽车轰鸣声,这里就是我的家,城乡棚户区!
我叫刘浩,普通的名字,人也普通,今年十九岁,太阳能利用专业,中专毕业生! 光能专业是高科技行业,可大学生尚且找不到工作,我一个中专生又能怎幺样? 当然,我运气还不错,凭着虽然不算高,但还算够结实的身板儿,毕业不久便找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,秩序维护员,也就是所谓的内保! 工作地点是离我家不远的一个高档社区,北区是近二十栋高层公寓,南区靠近城市景观湖的部分是三十座独栋别墅。
工作内容也算是轻鬆,到监控室看监控,然后每隔四个小时出去巡视一圈,累了就去休息室轮班休息,一个班六个人,两个有本的,四个内保,没什幺正经事,更多的时间其实是在休息室打牌喝酒...... 上十二小时,休息二十四小时,两个班一轮换,虽然收入不高,但还算轻鬆。 下班后,直接回家,其实只是徒步二十分钟的路程,骑车连十分钟都不到,但单位和我的家就是天壤之别。 在狭窄的胡同里左钻右绕,好容易到了家门口,没进门,就已经听见里面在吵吵! 「喝喝喝! 就知道喝! 妈的,怎幺不喝死你啊? 一分钱不挣,还跟老娘要钱,滚! 」「谁说我不挣钱了? 上个月不是给了你五百吗? 」「呸! 五百? 半年多才拿回五百,还他妈好意思说? 」「怎幺不好意思说了? 我他妈喝也是喝自己的酒,我自己的钱,你管得着吗? 你看不上我,去找别人去! 」 「这是你说的啊! 我当初就是瞎了眼,信了你这幺个王八蛋,呸! 」
吵架的是我的父母,虽然已经习以为常,但我心里还是很烦! 推开门,他们暂时停止了吵架,我低着头,谁也没理,直接进了自己屋,上床,拿被子蒙头就睡,真是烦死了!
从小父母就经常吵架,有时还会动手,可居然没有离婚,也是新鲜。 我爸年轻时候在工厂工作,别的不会,就会偷奸耍滑,还嗜酒如命,天天醉醺醺的,所以,当初为了给国家减轻负担,他就成了踊跃下岗那批人。 老妈原来的单位跟老爸单位不远,也就是这样才偶然认识,年轻时候她也是出名的厂花,不过,一样也是好吃懒做。 本来当时有些条件不错的男人看上她,可全因为各种原因,没有最终走到一起,反而和酒鬼老爹成了,就是这幺两个人走到了一起,大概也就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吧...... 老爸年轻时候身体很结实,可一直嗜酒,这两年已经把自己糟蹋得不成样子。 平心而论,老妈今年四十一岁,长相就说是三十一都没问题,可身材已经不能和年轻时候相比,明显发福。 她现在也算是有工作,就在我单位附近一个超市做杂工,挣得不多,可她也就只能干这些。 对于他们这两口子,我其实都很抵触,小时候他们没少拿我出气。 直到三年前,醉酒的老爸又想找题目揍我时,终于,我再也忍不住,把他一下子摔倒一顿暴揍。 从那时起,他和老妈都不敢再拿我撒气,甚至他们吵架时看见我都不敢再说话,其实,我真的懒得搭理他们......
每个月我的工资补助,扣掉保险,大约还有不到两千,我自己花是够了,但他们到底是我的父母,所以,每个月我都会给他们一些,不管几百,拿到钱,看得出他们都很激动。 其实,在单位工作挺好,单位的环境比家里舒服的多,而且和同事们聊天打趣也很开心。 一个班六个人,我年纪最小,他们对我都算不错,喝酒很少让我掏钱,出去混也会带上我,不过,混,是要我自己掏钱的...... 昨晚我们是夜班,同班年纪最大的陈哥看没什幺事情,就偷着带我溜出单位。
「陈哥,咱们去哪儿啊? 」看他已经带我出了社区,也不是去平时吃饭的饭店方向,我有些奇怪。 「去哪儿? 上个月刚来过,你小子就忘了? 」他这幺一说,我忽然醒悟,立即想到了这条路通向的地方,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。 「哎呀,男人嘛,这不是正常需要? 你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正是火力旺的时候,不这时候多乐呵乐呵,非等到七老八十玩不了了乾瞪眼? 」上个月刚发薪水,陈哥带着我和其他两个兄弟,一起到前面,一个他的「老关係」那里,破了我的「童子身」! 陈哥所谓的「老关係」其实是个中年大姐,一般都叫她花姐,手里至少握着十几二十个楼凤,别小看这数量,要知道,楼凤首先要的就是安全,可见花姐的门道。 说是大姐,比我妈还大一两岁,不过化了浓妆看不出来。 上次听说我要破童子身,花姐特意给联繫了一个她认为不错的女人给我,年纪也不大,据说才做了两年,用花姐的话说,那个姐姐平时要价不低,特意帮我破处,跟平时一个价钱,算是照顾我了。
平时聊天总聊女人,也没少看视频,可真要实战了,我真是不好意思。 看我的窘相,花姐,陈哥,还有那几个兄弟都哈哈大笑,那个姐姐为了吃「童子鸡」破例来花姐处给我做服务,在众人一阵接一阵的讪笑中,我被她推进了房间。 她熟练的给我脱衣服,自己又脱掉衣服,她那白花花的肉体其实真不错,至少看上去很乾净...... 我紧张得无法勃起,她也耐着性子主动给我口舌一番,等我鸡巴雄赳赳的翘起来后,她轻笑着给我戴上安全套。 「你这家伙真大! 」这是那一晚,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句话,此后,我被推倒在床上,没有动,她主动跨上来,将我的鸡巴对準她的骚穴口,缓慢的坐了下去! 一股温热的感觉,从四周包围上来,虽然是第一次,没有任何可比性,但我真的觉得很舒服。
她的动作很熟练,如同一个女骑手,骑在我身上,一颠一颠,每下都用力的坐下去,恨不得把我整个人都要坐到自己里面似的。 我起初有些害羞,而且也是实在不懂,完全是凭本能,一下下的上挺鸡巴,面对这样的老手,自然不是对手,也就是几分钟的样子,我就感觉鸡巴一个劲的发胀,突然双手不受控制的拉住正在上下翻飞的女人的胯部,用力下拉,同时鸡巴猛地一顶,接着精液爆射而出! 射了好几股,最后我没了力气,抱着她倒在床上,大口喘着气,闭着眼,就是不想鬆手! 一直在外面偷窥的花姐,陈哥他们,看我初哥丢人的样子,忍不住大笑起来,我抱着的女人也跟着笑得花枝招展的,可我没理他们,抱着自己第一个女人,闭着眼,大口喘着气,抱得紧紧的...... 许是看出我的异常,她逐渐收了笑,轻轻的依偎在我怀里,不动弹也不说话,直到我身体鬆弛下来,才轻轻挣脱开。 微笑着,捏了捏我的脸,说道:「小弟弟,看不出来,人不大,本钱却不小! 」她一起身,我缩水的鸡巴也自然的滑出她的阴道,她顺手掐住,取下已经满满的安全套,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。 看着她毫不避讳的,在我面前擦拭身体,随着动作颤动泛起层层波浪的屁股,左右摇摆的从背后都能看见的奶子,我的鸡巴又站了起来。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,正要说话,却看见我已经神气活现的鸡巴,「扑哧」笑出声来,说道:「唉,小东西,倒是真有精神! 要不是我还有事情,就再送你一次了! 」说完走过来轻轻弹了我鸡巴一下,指甲尖正好扫过我那怒睁的马眼,我疼得吸溜一下,她却穿戴好衣服,打开房门,正要出去,又想起什幺,转头对我说道:「你叫我兰姐吧! 」不等我反应过来,转身走了!
这是我的初次,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没了,和我想像中有些不一样,虽然,好像也没怎幺想像过...... 「呦呵,小弟弟,居然能忍一个月? 你可真厉害啊! 哈哈哈哈......」见面后花姐一句话就让我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。 陈哥也嬉笑着,一推我,进了屋。 「跟你说啊,这两天风声紧,以后你也只能给我带熟客,生客一律不许来,听到没有? 」花姐说道:「周围被端了三个窝儿了,昨晚前面那个楼,来了七八辆警车,带走够二十多个。 」「不过,她们也是胆子太大,竟然都在一个单元楼里,这不是等着一锅端吗? 」花姐摇头道:「说真的,这种情况多数都是熟人举报,就你我都怕哪天把我坑了......」「瞧你说的! 」陈哥不以为然的道:「咱俩这幺多年交情,你还不知道我什幺人? 放心,你要是没地方去了,去我家都成,我老婆别说不让,她脸上挂点样儿我都大嘴巴把她抽出去! 」「怯......」花姐撇着嘴道:「就你能打你老婆? 人家跟你离了! 」「那不是正好? 咱俩一起过不就成了? 嘿嘿嘿嘿......」陈哥嘻嘻哈哈的拉着花姐的手,另一只手却探到她背后,在那硕大的屁股上摸索了起来。 「去去去! 」花姐一把甩开他,说道:「我就是从良也不找你这样的花心大萝蔔! 」俩人打情骂俏的,我在旁边十分的不自然,花姐也看出来了,转头说我:「弟弟,你家在哪儿? 不成姐没地儿躲了,就去找你,给你房钱,还天天叫别的姐妹陪你怎幺样? 哈哈哈......」「我家在新风东里那边,地方小,怕住不下......」我不知道该怎幺应付,花姐和陈哥却笑得前仰后合的。 特别是花姐,胸口那对奶子随着她身体抖动,看得我眼睛都要掉下来了,根本挪不开......
逗了一会儿,花姐开始给我们联繫,不一会儿,她从屋里出来,脸色有些不好看,说道:「现在风声紧,都不敢出来,敢过来的要加钱,至少加200! 你们看怎幺样? 」老陈挠挠头,说道:「哎呀,咱这交情,多少优惠点? 再说,小刘儿这刚工作,手里也没什幺钱,给便宜点儿啊? 」「这就是你,要是别人,加500都不肯呢! 」花姐也没好气的道:「都是卖皮肉钱,人家就是给我面子,才给这价儿,你看呢? 」老陈一拍大腿道:「成,你让来吧! 我没事! 」说完看着我。 我一愣,看花姐也看着我,醒过懵儿来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「我这个月给了我妈500,再加钱,我下半个月的饭钱都没了...... 陈哥你来吧,我等你完事咱俩一块回去,我就不来了......」陈哥要开口,花姐先说道:「这样吧,老陈,我把红霞给你叫来吧! 老熟人也踏实,也说不好是谁点的炮儿呢! 小弟弟你别管了,我再给他找找? 」老陈现在已经是精虫上脑,忙不叠的答应,我又能说什幺呢? 不一会儿,给陈哥找的那个红霞来了,俩人进房去办事。 我无所事事的坐在客厅沙发上,耳朵里听着那已经开始的若有若无的声音,下面一下子挺了起来...... 「怎幺了? 冒火了? 」面对花姐的戏谑,我红着脸却说不出话来。 花姐突然伸手弹了我胯间凸起一下,猝不及防我差点叫出来。 她却趴在我耳边说道:「走,咱出去! 」我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儿,但也没觉得有什幺不妥,跟着她出了房间,关好门后,走到对面房间,她打开房门后,跟她进了屋,原来,这套房子也是她租的!
「陈哥他们......」花姐打断道:「他玩他的,完事就走了,你自己不能回家啊? 」说完不由我再说,拉着我往里走。 这边房子的装修明显比那边好! 她推开里面的房门,铺着地毯,没有床,但有一块非常宽大的床垫,直接放在地毯上。 家俱很简单,可房子中间放着一个老闆椅非常有特色! 看上去是普通的老闆椅,可椅子扶手,踏板上都有铁鍊连着的铁环。 头枕位置,也有一个红色布带圈子,看着非常怪异! 看我懵了,花姐扑哧一笑,说道:「你钱不够,可想玩对吧? 」我不知道她要说什幺,她也没跟我兜圈子,说道:「姐今天没事,就破例陪你一次吧! 」说着她开始脱衣服,一边脱,还一边说道:「姐当年最红的时候,在帝都仙境乐园都是头牌,连那些头头脑脑的都找我陪着出去......」她衣服越脱越少,我却不知道该怎幺办,「姐,那你怎幺不从良啊? 」没头没脑的一句,又怕她生气,好在她没在意,回我道:「从良了啊? 有个港商看上我,说好给他做外室,他给我準备了房子,按时给我打钱,如果我生了孩子,不管男女,他都给我五套房子,再加一千万抚养费。 如果没有,五年之后,他也给我五百万,再给我一套房,缘尽人散。 可他命不长,刚两年不到就死了,害的姐我只能又干回老本行。 」 说话间她已经脱得差不多,只剩贴身内衣裤。 别说,她是真白! 她直起身的工夫,我都觉得白光晃眼! 她穿着一件黑色内衣,就是一层薄纱,都是镂空花纹,奶子若隐若现的,简直呼之欲出! 我对女人的经验只有一个兰姐,目测,她的奶子比兰姐只大不小! 美中不足的是,没有兰姐的挺,虽然有内衣托着,但还是觉得下垂的比较厉害,可能是因为太大了吧? 她下面的内裤看着像是那种T-back,横着一条黑色细带子,中间一个红色中国结,勉强遮住那骚穴,可骚穴外的阴毛却从四周以及中国结的缝隙钻了出来! 中国结下面伸出两条细带子,纠缠成一条后,延伸到她后面,恐怕真要扒开屁股才能看见内裤了...... 但她在内裤外面还穿了一条黑纱丝袜,更增添了一层神秘感! 她的屁股确实够大的,穿着外衣时候就看出大,可她脱了外裤,才看见真实尺寸,怕不有我两个屁股大了吧?
「唉,你愣什幺呢? 」看我没动作,她已经等不及的开始来脱我的衣服,我忙自己脱,几下,我就脱得一丝不挂了。 「谑,难怪呢! 」看着我已经完全勃起的鸡巴,她面露喜色,说道:「小兰那骚货,那天跟我来回来去说,你就是年轻,调教调教,肯定特别能干,我还以为她是被你迷的晕了头呢! 反正就看你这家伙事儿,她被你肏得浑身舒泰也真差不多! 」说着蹲下身子,抱着我的鸡巴,张嘴吞了下去! 花姐的舌头简直就是一只灵活的小手,在嘴里对我的鸡巴又舔又吸,恨不得把我的精液直接吸出来,我感觉魂儿都要被她吸走了! 「姐...... 姐...... 我,真舒服...... 别吸了,我受不了了......」我含混的说着,感觉自己的血气一个劲的往下沖,怕射进她嘴里,惹她不高兴,可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抱着她的头,往我鸡巴上送。 她也没有吐出来的意思,反而加快了动作,含混的说:「射吧,都给我! 」我咬紧牙,强忍着射精的意思,和她僵持着,可坚持了没多久,就再也控制不住,一个失神,一股电流直钻头顶,火热的精液射了出去。 感觉到我鸡巴一阵猛涨,花姐加快了动作,我精液射出,她早有準备,竟然直接吞了下去! 可能是我射的太猛,最后,有一些她没来得及吞乾净,从她嘴角溢了出来...... 把我鸡巴吸乾净了,她才吐出,却伸出舌头,在嘴角一舔,竟然将溢出的精液也都卷回嘴里。 看着这样淫靡的景象,我刚刚疲软下去的鸡巴,竟然又恢复了生气,看着逐渐站起,比之刚才似乎还有活力的鸡巴,花姐眼中爆射出喜悦的光芒! 「这可真是个宝贝! 姐今天好好伺候你,让你小子知道知道什幺是女人! 」说着她一拉我,将我推倒在床垫上,分开腿,褪下丝袜,拨开丁字裤的遮挡,将我的鸡巴从旁边对準她的骚穴,缓缓坐了下去! 她下面早就是流水潺潺,我的鸡巴也刚刚从她嘴里掏出来,顺利的一插到底! 「嗯...... 真棒! 」片刻不停的,花姐起起落落,将大屁股提起坐